龙腾小说 > 未分类 > 断虹霁雨念奴娇 > 给钱
    出了卧室,去厢房见青竹正巧出来,他手里拿着实湿哒哒的衣服。

    “衣服已经换上了。”蓝纹黛色的短装之下的青竹看着挺拔硬朗,英气十足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沉落柒一副老神在在的表情,“哎,一看就是受了情伤。”吃饭的时候就一直心不在焉的,随后不是就跑了出去了么。

    肯定是见小娘子去了。

    她暗自偷笑。

    “自古,英雄难过美人关嘛。”心急咯~

    然而转念一想,这般伤了心的,怕不是成不了婚了?

    那她怎么办。

    不行。

    不行。

    她可以等,但钱不行。

    “其中必然、肯定存在某些误会。”一定是,嗯,沉落柒坚定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青竹面无表情,波澜不惊。

    如果他记得没错的话自家小姐好像还未嫁的出去,也无钟意的人家,感情一如白纸苍白无力。

    情伤?

    小姐您是说笑的吧。

    他怎么相信不起来呢!

    青竹拎着衣服往前走,懒得听落柒胡诌。

    沉落柒心中着急,知道楚然醉酒未醒,但也等不到明日过来,于是厢房的门吱嘎一声别人推开,萧燕然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,青竹随随便便给他穿了一件中衣,衣领打开还露出精装白皙的胸膛。

    美色当前岂有不看的道理。

    以往见多的都是挑夫那般的壮汉,穿着麻布衣衫露着膀子,黝黑黝黑的,长新也是个不好好穿衣的,时常会衣裳大开,他虽瘦白却没有挑夫流畅的线条,不过楚然的似乎不同,白也白,看着不瘦,但穿衣确实好看的很,纹理流畅稍有禁欲之隐忍气质。

    或许是目光太过炙热,萧燕然募地睁开眼。

    “楚然兄,我就知你未醉。”沉落柒吓一跳赶紧说道,“楚兄今日可是吓到我了,为何这般伤心欲绝呢?”

    情伤重创即便喝酒喝到身体麻痹,萧燕然头脑混沌可还是清醒着。

    半响,“她——要嫁人了。”萧燕然喃喃自语道,酒后心态困顿不似以往什么心事都藏在心中。

    看吧,看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