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8龙腾小说 > 历史小说 > 唐奇谭 > 第十五章 顺逆
    夜幕深沉下的京兆府内,被大多数人视作畏途的一角;掩藏在青黑色高墙背后的府狱,此刻正笼罩在墨汁一样的黑暗中;而又在人满为患之间,传出类似兽嚎鬼叫一般的声响,遂又消失在鬼火一般游曳的灯笼,及其持有者低抑的训斥声中。

    而在这座绵连建筑深处的内里。为数不多被炽亮灯火,所照亮的内室空气中,却充斥着浓重的血腥,还混杂着其他呕吐、排泄物,交织在一起的奇异味道。偶然间还有人抬着红黑相间的污水盆出来倾倒。则代表着正在连夜加急审讯和用刑的现场。

    就在各种刑具的环绕之下,那些被紧缚、锁拷在墙面上,哀嚎哭号声不绝的人体;赫然就是上元之夜当中,通宵达旦的大查抄之下,所陆续收捕回来三色坊的干系人等;而根据地面上所沾染的血迹和污物,显然这已经不是第一批受刑的了。

    而作为其中的焦点,满身汗水淋漓,赤着膀子面皮泛红,仿若是有烟气在缭绕的刑讯人员,却还在扭动着机关,一边不依不饶的对着,一副奇形木架上已无一处好皮肉的人体,往往复复的嘶声讯问道:

    “青黑郎君呢?毛发宝呢?”

    “为何连夜都不见了?”

    “你还有什么隐瞒的?”

    “偌大一片家当,十数处的产业,怎么就恰好没了这几个领头的?”

    “绕……饶了……我罢……都说了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,木架上的人形也只剩下这番反反复复的回应:

    “饶你?那又谁来饶过我辈?”

    然而刑讯之人却是,忿声一口痰唾出,然后拿起一只钳具抵上去,恨恨道:

    “都被你们牵累的,几日几夜都不得安生了。”

    于是,在刑讯者的操持下不多久后,就剩下一个在刑具架子上,口歪眼斜涎水屎尿横流的行尸走肉。然后,又被从墙上换上了一个人过来;继续往复的用刑和盘问起来……

    毕竟,这背后有些触目惊心的干系,实在令人无法释怀。而驱使着他们迫不及待的,想要从这些贼人和罪徒身上,找到一些可以帮助那些同袍置身事外的解释和说辞;好在幕后的靠山案中处理下,将这件可能引火烧身的变故,迅速做成件铁案。

    他们是如此的专注和恣意,却完全不知晓;因为在台狱当中意外发生的变故,以及某个人整出来的意外发现,所导致的连锁反应之下;外间已然有一阵汹涌的潜流和风潮,正向着京兆府所在席卷而来。

    按照都畿道所属监察御史的职分,除了御史三台本身所属的台牢之外,他们每月月底还需以朱雀大街为界分为左右巡;巡行刑部、大理、东西徒坊、金吾、府狱、县狱等诸监。当然了,在多年的太平无事之下,真正需要御史巡狱的机会已经很少见。

    因此,当身为御史台殿院的左都察周彦邦,突然连夜莅临了京兆府之后;顿时就带来了一番鸡飞狗跳的激烈反响和动静。除了基本不管事,而在家养老的京兆大尹兼宗室李瑞辉外;其他正在宴客或歇息的左右少尹、当值诸曹参军、录事,都被惊动。

    更别说是常驻京兆府内,在宵禁后分察六街巡警,监管坊市之门启闭的,金吾卫左右街使;及其所属的判官、街典和巡事官、金吾子弟(士卒),还有监押就近武侯署的亲事官。几乎是闻声披挂齐整的迎接出来。

    而后,随着占地广大的京兆府衙内,如水浸过的巢穴一般,相继从后门别扉冒出来;纷纷投身入黑暗街道当中的那些身影。又有诸多与京兆府利益相关的存在,也像是水面下被绞动的游鱼一般,在惊扰纷纷中的得到了,只言片语的消息和传闻。

    而身为这场骚动的当事人,左都察周彦邦眼细眉长,自有一种儒雅风范;然而却让他出现面前,以录事参军为首,那些当值的京兆府属官、长吏们,都战战兢兢的气不敢出。因为,这位殿使及其门徒的上位之路,就是用不知多少告身、官位铺就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