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8龙腾小说 > 历史小说 > 唐奇谭 > 第五章,旋风营救?(下)
    原来,在这神龛背后竟然是别有洞天一般的隐藏空间。只在地板断口处被转移了大部分注意力,很难留心到侧边上的一块与外壁无异的半截活板,以及批在上头的污脏盖布。

    而重新显现的箭头径直指向在了这里。只是这布看起来污脏不堪,却居然没有多少新落的尘土,而最终暴露了相应的端倪;然而江畋愈发小心起来。

    他突然全力跃起一脚蹬在活板上,霎那间就四分五裂的崩碎开来,然后又趋势不减的揣在一个触感沉重的物体上,就听一声沉闷的惨叫,以及许多东西被卷带撞倒的声响。

    然后操刀而入的江畋在七零八乱的阁间中扫视了一圈,只发现了一副遗弃的弓箭,才又在断裂开来的窗扉缺口外,听到了哐当作响的急促踩踏瓦顶碎裂和激烈喘息声;

    随后江畋举刀作势欲要探身出去,却突然一刀刺在窗边的隔板上,锋利的刀尖几乎是毫无多少阻力的穿透而过;又将隔墙的隐隐呼吸声变成戳进人体里的急促惨叫,以及滚落下去的沉重响动。

    下一刻,跨出破窗的江畋就不由冷笑了起来:

    “抓到你了。。”

    那是不远处一个面颊消瘦、劈头散发的小老头,正颤颤巍巍的全力攀沿在残缺不全的外檐上瓦边上,有些扭曲的面容上满是痛苦和惶然之色。

    “高小儿,那些狗才办事不利,竟让你这卑下之徒坏我大事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对方虽然命悬空中,但是见到江畋之后却是愈发色厉内荏的狞声叫喊道。

    “莫要得意,我家郎君在京兆府和两县里都有援手……定叫尔日后举家不得好死;但以郎君的名义保证,举家老小一定会尽在你面前但求一死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饶是作为现代人见多识广的涵养和城府,江畋也忍不住生出一阵难以形容的恶心和厌恶来。却不知道这么一个貌不惊人的老贼人,已经做过多少类似的伤天害理之事了。

    只是当江畋沉着个脸,伸手出去想要把他抓上来好好的逼问,却见他诡异而惨然一笑就抢先松开手中抓握处,而看着他在瓦顶上颓然滑落下去;只剩下余音袅袅的一句话:

    “你莫想!,只恨有负郎君所托……”

    随后嘭的一声闷响和戛然而止得急促惨叫;江畋探头出去,却发现对方已经肢体扭曲的摔在了凹凸不全的阶梯上,眼看得在后脑流出一大滩血来不活了。

    好吧,实在是判断失误了,这下可以询问的活口没了,目标还没有找到;他又不死心的在这个专门开辟出来,又堆了好些个杂乱物件的隐秘小阁内仔细搜寻起来。

    可惜除了木屉里一些字歪曲如蝌蚪的纸卷式帐簿之外,就剩下一些不知道价值的小物件;其中一些就像是从人身上割断或是硬拽、扯断下来的残缺饰物部分。

    此外还有一些饮水、干粮和灯烛、火石、针线、绳捆等充满生活气息的用具;根据期间留下来的形形色色污渍看,这个废祠秘密据点,就像是已经被陆陆续续的使用了很长一段时间似得。

    然后在小间里的一角,却是让江畋找到了更加合用的东西,几把长短不一的刀兵,还有窗外被忽略过去的一副半新不旧弓箭。显然这就是另一名刺伤摔死的贼人,之前用来狙击自己的武器。

    然而,江畋将这副弓箭握在手中之后,顿又是另一种感受和心情了。却让他又想起了早年在非洲大草原上,用当地人手工制作猎弓和投矛器,对付那些野兽的情景了。

    好吧,如果不是自己对于这些捕猎工具用的那么风骚,也不会被那个横向八尺竖也八尺,形同行走人形水缸的部族“第一美女”,拥有“众多”追求者的酋长之女给看入眼了。

    毕竟,作为长期禁绝枪支的国内氛围下,平时能够能够籍着冷兵器场景重现,玩一玩弓箭比赛和场地射猎的竞技,就已然是现实中大多数古战军迷和发烧友们的最高上限了。

    当他逐一清理完楼下匍匐或是陈横的尸体,而将其集中到了内堂,又将搜出来的各种物件,分作有用没用的两堆之后。

    江畋突然心中有些心血来潮,或者说是的有感而发捡起火盆里残余的半截炭条来,在壁板上歪歪扭扭写了几句字:

    “万物皆虚,万物皆允,”

    “无物为真,诸行皆可。”

    “身行暗夜,心在光明”。

    同时,他不断敲打着四下壁板继续搜索到一副屏风前,突然就有了细碎动静的回应,接着又从被顺势掀倒的屏扇背后,滚出一团事物就这么撞停在他脚边。

    那赫然是一个被塞口蒙眼,还束绑成条蚕宝宝一般的娇小身影,在用一种伊伊呜呜的声音挣扎着。江畋不由心中一块大石头落地,而发自心底涌出一阵莫名的欢喜和悸动来

    割断束缚又掀开对方脸上的遮掩物,看到那脏兮兮的稚气小脸,还有满是泪花而亮晶晶的眸子;江畋紧绷的身体与神经也不自觉慢慢松弛了下来,这看起来这就是自己前身所不惜拼命要找的目标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