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8龙腾小说 > 历史小说 > 唐奇谭 > 第二章,天降系(下)
    不久之后,远处再次有脚步声回转过来,在墙角后晃动的笼火反光中,甚至还有人捏着嗓子喊道。

    “三皮,可算找到了……莫再耽搁下去了……回头还要赶去紅鲤房吃酒,压惊呢……完做了这桩手尾后,少不得还去骊山陵下废庄里避上一阵子,再也不见着西京里的诸多好处了,”

    “是以你说……。这回小冯哥儿该给咋们多少筹赏呢……最好能让咱包个粉头儿一起过去,也好消乏解闷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只见来人手中提着个昏黄的灯笼,照出一张晦暗不明的丑脸;另手里还拿着一只肮脏的破罐子,赫然就是之前离去的那老猢狲。

    只是在没有得到期待回应之后,老猢狲却是疑神疑鬼顾盼打量着四下里的黑暗,然后慢慢的走到靠到了墙边上,继续喊道:

    “你个贪懒爱做鬼的货又躲哪去了,赶快给我出来……若是误了事情露了手尾,回头坊里的张快刀怕不要剥你我的皮做杖鼓?。。”

    下一刻有些着急探头探脑的四顾吆喝着的老猢狲,就顿然被地上所照到的尸体给吓了一跳。“哈!!!俺滴娘喂。。”

    下一刻他头皮就骤然一阵剧痛,却是被人用力扯住了发髻猛然吃痛的向后仰身倒去。骤然失去平衡的老猢狲顿然手舞足蹈的竭力挣扎,却又被侧边落下一手刀斩在喉结上。

    而猝不及防的老猢狲,脱口而出似夜枭一般凄厉的惨叫声,也随之断绝。下一刻他的头脸又随着身后牵扯发髻的力量和激烈连撞动作,猛然顶撞在硬实的夯土墙面上,狠狠蹭压过去留下一片血肉模糊的痕迹来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连遭打击的老猢狲终于被松脱开来,像是断翅的鸟儿一般凭空挥动着双手儿,折身向后失去平衡一头栽倒下路边的侧沟,几乎是连头带脸的扑在了沟底干裂的碎土当中;

    然后,从阴影中凭空落下的江畋,就毫不犹豫一脚跪踏住他的脊背,用全身重量将其脖子踏进扑打挣扎着搅烂的碎土中;

    然后才不紧不慢的挥起手中的棍棒,对着像是脱水鱼儿一般争挺起来的后脑和脊背,再次用沉重的尖端狠砸下去;仅仅片刻之后,他就松开脚下这具已然不再动弹的尸体。

    转眼间这已是第二个了死在自己手中的贼人,然而江畋甚至已经没有了什么意外和刺激的感觉,反倒是有些茫然起来。就连刚刚经历了这场生死相搏也有些不够真实似得。

    而他的视野中也再度初现新的提示“引导任务第二步完成,能量收集中。。”

    尽管如此,随着某种激烈亢奋从体内逐渐消退,而重新感受到的沉重与疲惫之后,江畋反而自觉有一种长久积郁和淤塞在身体里的东西,都给尽情宣泄淋漓的快意和一时的念头畅达。

    那也是现代长期处于和平年代的国内环境下,所不能感受和体验到的不可名状滋味。这难道是因为自己过往经历影响的缘故,还是每个男人身体里其实都多少藏着远古世代的先祖,所遗流下来的杀戮和暴虐的因子么?

    毕竟,江畋在黑色大陆那段日子可是时不时不乏与狮子和猎豹、鬣狗之类食物链顶端,打上照面的意外惊喜或是狭路相逢的机会概率;也不乏亲眼观察过自然界中,比这个更加血腥的场景和过程。

    当然了,那也是他肆意操弄国内禁止的各种火器,最是恣意和畅快的时期。在他曾经参与过卫生服务和疫情防治的部落武装、地方势力里,可是依旧沿用着许多横跨整个近现代火器发展的万国牌装备;

    从新老殖民者时代留下来的燧发枪、撞针枪、双筒猎象枪,到一战的老毛瑟、单打一,再到二战的黄油枪、摸心拿肝、李恩菲、加德兰;甚至是后来第三世界的平民神器——ak和五六半;还有更大件的开罐器、撕布机、哈斯凯奇,他都一一的尝试操使过;

    这可比什么网上直播的“大吉大利、今晚吃鸡”之流的网红up主更过瘾和给力多呢?更何况因为作为队医巡回诊断的缘故;他还得到了好些个在当地,参与援外工程建设和民间安保队伍中的退伍前辈的指点,可以说是猎过鳄鱼也打过野牛捉过鬣狗的老司机了。

    只可惜这一切都随着意外的变故而与自己彻底远去了。江畋一边在回忆中自嘲着,边努力转移注意力不落在那些血腥上。重新打量和观察起周围的环境来,灰蒙蒙的夜空只有一点点黯淡的灯笼火光,倒映出他身上洗得脱色的青苧衫和磨破边的乌短靴。

    江畋又对着路边沟渠里残存的水洼和黯淡灯火对照了下,这张脸有些本来面貌的依稀轮廓,再看看自己的牙齿颇为整齐,釉质磨损的也很少,看来饮食上吃的还不错。

    只是头上歪掉濮头下凝固的血迹和脑后的肿包,是真真切切一摸就生疼的存在。手一摸还有着尚未凝固的湿润血渍,因此在脸皮抽搐之间更显得面容苍白而精神萎靡。

    然后江畋又开始在自己身上检查起来。四肢也完全不一样了,作为曾经无肉不欢的食肉动物,所锻炼出来的腱子肉,还有在稀树草原的骄阳和贫瘠雨林中晒淋出来的黝黑皮肤,都不见了。

    只剩下露出来更加苍白纤弱一些的手脚,但可以感受到皮肤下相对赢实的肌肉,并且皮肤还算有所光泽和弹性,也没有多余的疤痕和挫伤,看来也不似需要终日奔忙糊口的寒门贫家出身。

    好吧,江畋至少可以庆幸一件事情。自己虽然已经穿越到了这具有些虚弱的身体上;但是出国前那些训练留下的身体记忆,以及在黑色大陆行走时所养成,各种条件反射、技巧和经验并没有因此消退多少;

    而身上这件半旧不新的青苧衫虽然没有什么补丁,但是显然往复晾洗穿了很久一般,而在袖口和肘下被磨得发白,甚至有些细微脱线了,这也意味着这具身体的经济状况,并不会好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因此在摸了半天之后他才在内衬夹衣的袖袋里,找到十几枚开元、乾元、丰佑字眼的铜钱。好吧,他这下可以从成色的精致程度上确定,自己所在一个商品经济和生产力相对繁荣的大致年代了。

    然后还有一张折起来小心藏好的纸质物件,他顿时一下子就隐约想起来这是作为告身的文牒。类似后世身份证一般的事务。然后江畋又想起来这局前身的一些事情了。一个好消息,一个坏消息。

    好消息是现在正当是封建时代鼎盛的唐朝,还是位于天下精华荟萃所在的西京长安城中;坏消息是这似乎不是他所熟悉的那个唐朝,或者说这幅身体所能知道的实在有限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,江畋按奈下心中不断涌动起来的异样感觉,捏着鼻子忍着新鲜血浆糊糊的腥气味,而开始抓紧时间搜罗起倒地贼人的全身来。